星期三的夜晚,坐落在東區的KAZA....一夥人正要離開.
"那...你就送信介回家囉...我們還要去KUMFY晃一下" 曼沙眨著眼,說完了就跟夏路上計程車離開了.
凱立扶著已經喝醉的信介上了車. 在送他回去的路上,凱立正在回想今天曼沙說的話.
"難不成要像你一樣...一直等到人老珠黃了...孤單一人時...還夢想著找到你的真命天子嗎?"
看著車內身邊熟睡的信介...不知道他現在夢到了什麼...眉心還微微的皺著......


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11點半了,曼沙跟夏路走進了KUMFY,裡面大概坐滿三分之一的人,一些人正零零散散的在舞池裡跳著舞.
"才剛把人甩了,就在釣人啦" 夏路口氣有點帶刺的對吧台說著.
左右看了一下...沒看到"他"...劍男決定不理會夏路的問話.
"你要喝什麼?" 劍男問曼沙.
"哼...我才懶的跟你聊...你趕快當兵去啦...省的信介都不跟我們來這玩了" 說完,夏路就好像花蝴蝶一般...飛到他熟識的朋友群當中打招呼去了.
"你就別理夏路吧...大家都知道他本來就對你沒好感...現在不過是借題發揮"
"嗯...他...還好嗎?" 劍男低著頭調酒...輕聲問到.
"嗯...還好囉...分手這種事...還不是一下就沒事了" 曼沙有點心不在焉的隨便回答了一句,開始打量起身邊的小男生......


(永漢: 41歲,台北人,服裝設計)
一群人聽著夏路敘述著信介跟劍男的事,幾個人還不時的往吧台那那瞄過去.
永漢心中有頗有感觸...他之前也何嘗不是痛過了幾次.
"所以我就說啦...信介這次該學乖了...沒事不要碰那剛出道的小男生" 夏路還繼續口沫橫肥的發表著他的高論.
永漢思緒亂了起來...腦海中,出現了許多人的臉...
"阿強...前起天還有看到他...似乎又找到了有錢的老頭作乾爹,
小傑...他應該快退伍了吧...上次看到他的BF...人品似乎還不錯,
大衛...好久都沒看到他了.....小寶...阿中...阿明......"


凱立把信介送回了他位於永和的家,正要抱他上電梯的時候,信介醒了過來.
"我們在哪裡?" 還是醉茫茫的...信介問到.
"我們到你家了...你喔...沒事喝這麼多幹麻呢?"
把信介扶到沙發上坐好,幫他脫掉了鞋襪,開了冷氣,又跑到浴室裡,拿了條毛巾...幫信介把頭上的汗擦乾.
"你坐一下...我幫你泡杯熱牛奶...你喝完了...就去房間睡...我等你睡了再走"
說完...凱立逕自走到廚房裡去了. 正要把奶粉倒入杯子...忽然...信介從身後抱了過來...奶粉灑了一地...
"你...今晚留下來陪我....好嗎?" 信介說.......


在這個充滿著慾望的城市裡...每天都有故事結束...也都有故事開始...在這群人身上...一齣齣的上演著...而"慾望G城市"...就在這群人的身上...在這個星期三的夜晚...揭開了序幕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鬍小漢的靡音海岸

鬍小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